<code id="pptkm"><bdo id="pptkm"></bdo></code>
  • <tbody id="pptkm"></tbody>
    <rp id="pptkm"><ruby id="pptkm"><input id="pptkm"></input></ruby></rp>

      <rp id="pptkm"></rp>
    1. <rp id="pptkm"><object id="pptkm"></object></rp><rp id="pptkm"></rp>
    2. 全球電池網 | 供應 | 求購 | 企業 | 招商 | 資訊 | 展會 | 人才 | 電池論壇 | 電池品牌 | 采購中心 | 產品大全
      E電通服務 建議
      資訊
      登錄 注冊會員
      劉隴華:光伏產業進入戰略調整期
      來源:網絡來源 日期:2013-1-8 作者:全球電池網 點擊:

      光伏業界人士今年越來越煩,歐美雙反、財務危機、退市警告、組件降價……一連串的負面消息接撞而至,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嘩啦啦倒了下來,勢不可擋。大家一下子感覺到了冬天的氣息。停產、裁員、跳槽……沒有人能hold住。

      下半年中國國內政策向好,十二五規劃的光伏裝機目標一升再升,從5GW節節上調至21GW以上,似乎還停不住,按目前的狀況來看,還有上調的苗頭。國家能源局官員在一些場合也表達了這個想法。

      盡管國家在應用層面作出了各種各樣的努力,但是似乎也無法阻擋生產企業江河日下的頹勢:虧損的仍然在虧損,欠債的仍然看不到償還計劃,庫存降不下來、財務危機得不到緩解。迫不得已,光伏老總們隱退的隱退、跑路的跑路,去海外“催賬”的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回國……光伏產業究竟何以至此?還有沒有明天?

      從市場層面看光伏產業“低迷”的本質

      光伏產業出現今天的這種狀況,業界和輿論界難免怨聲載道。大家緊盯著產能過剩吐槽,有人說是中國光伏產業嚴重依賴國際市場釀成的惡果,有人說是中國各級政府盲目跟風上光伏項目造成的局面,還有人說中國政府給光伏企業補貼讓歐美抓到口實?傊,抱怨政府、抱怨政策、抱怨官員、抱怨投資、抱怨投資者、抱怨企業家……輿論界彌漫著滔天怨氣。

      各種抱怨包含了各種假設,假如中國光伏產業當初不依賴國際市場,就不會有今天的被動局面;假如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有計劃的批復光伏項目,就不會出現產能過剩;假如中國政府不給企業補貼,就不會有歐美雙反。

      這樣的邏輯對嗎?

      大家想想,如果不依賴國際市場,中國的光伏制造業能發展的起來嗎?真實的狀況是歐洲的政府對光伏發電應用市場的補貼帶動了中國的光伏制造產業。這個事實人人都知道,但是一些人在評價光伏產業的時候忽略了這個基本的邏輯結構。

      對于產能過剩的現象,我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基本符合市場經濟特點。所以不要抱怨,不要怪罪。經歷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沖擊之后,2010年,世界光伏市場恢復到空前繁榮的水平,歐洲光伏市場需求旺盛、利潤空間大,未來預期還將有更大的市場空間。資本的最大特點就是趨利性,光伏制造業能賺錢,誰不愿意投資?這時候,企業家對光伏的興趣高漲,投資者的積極性高,銀行也愿意貸款,地方政府自然樂意上光伏項目。所有事情自然而然,沒有任何一廂情愿。

      2011年2月,我到江蘇高郵市考察的時候,發現波司登投資60億,聲稱要再造一個“尚德”。其洶涌氣勢不可抵擋。

      市場有需求,企業就要供應。市場有利潤,資本家就爭相投資。這很正常。如果在這個時候,政府站出來對投資進行干預,限制投資規模,這才不符合市場規律。后知后覺的抱怨者往往忽略了這個基本的事實。

      這期間,中國在應用市場也做了一些事情。2009年首批光伏特許權招標10MW,2010年第二批擴容至280MW。特許權招標的目的就是對上網電價進行摸底,摸清了市場底子,一邊推出合理的上網電價。但是,國內上網電價的遲緩舉動和國有企業在特許權招標項目中的控制性特權優勢,讓中國的民營光伏企業家極為不滿。兩次特許權招標結果激怒了國內的民營企業家。業界在這段時間更大的呼聲是呼吁快速啟動國內光伏發電應用市場,給民營企業必要的成長空間。2010年11月,由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在南京主辦的光伏大會上,民營企業家的憤慨得到了一番宣泄,2011年1月,由我倡導并發起的中國新能源戰略總裁峰會在北京舉行,這次,他們的憤慨又得到了一輪徹底的宣泄。

      現在回顧起來,2010年,中國光伏產業最切實的實際行動就是擴張產能以適應歐洲市場的需求,2010年中國光伏產業最強的聲音就是呼吁啟動國內市場。也許這種呼吁本身就包含著對產能擴張的擔憂,但是,無論如何,在歐洲市場的現實需求和中國、美國等新市場的潛在需求的誘惑下,制造業無法不擴張。這是誰也阻擋不了的,政府如果膽敢加以阻擋,就是被冠以管理越位的指責。

      如果當時政府限制產能擴張,公知們為指責政府伸手過長,干預過多。當時不干預,待到現在產能過剩、庫存高筑,公知們又指責政府當初政策引導失誤。無論如何,隱患就在此時被埋下了。

      2010年冬天,我在江蘇、上海等地調研時發現,不管是政府官員,還是企業家,抑或銀行,當時談起光伏產業的前景,無不滿懷憧憬、一腔熱血。在這種情況下,誰來抑制擴張?如何來抑制擴張?

      看看政府官員、企業家油跡漬漬的兩腮蕩漾著豪情萬丈的淺笑,你根本就無法先知先覺的看透接撞而至的危機。

      然而,緊接著,誰也不愿接受的風刀霜劍接踵而至:歐債危機爆發并愈演愈烈、歐洲國家相繼削減政府補貼、美國雙反調查……一刀比一刀狠,一刀比一刀砍得重,積聚了巨大發展勢能的光伏產業怎能不遍體鱗傷。

      2011年3月,我在江蘇一些組件企業調研時聽到最多的聲音是:成批的光伏組件運抵歐洲港口無法靠岸卸貨,訂單毀約的消息如同三月里紛飛的桃花瓣一般,零落成泥。危機就這樣來臨了,并且每下愈況,愈陷愈深。

      國內一些擴產項目還沒完成土建就成了爛尾工程。

      總結一下,從市場層面來看,眼前光伏產業“低迷”的本質是供求關系劇變造成的。當制造業受旺盛的市場需求驅動高速擴張的時節,外部因素劇變導致市場需求出現緊急制動造成的結果,是無形之手在指揮。

      注意:以上所述的本質是單純從市場供求關系上來分析的,是淺層次的,接下來我從產業層面做深層次分析。

      從產業層面看光伏產業“低迷”的本質

      當前光伏行業聲音很多、很雜,有人抱怨光伏為垃圾產業,有人哀傷自己入錯了行,有人期待產業形勢觸底反彈。尤其是巴菲特投資太陽能項目時,有一個消息特別惹眼:光伏概念股飆升!

      對于巴菲特事件的評論,接受采訪的有財經分析師,有光伏業界人士,大都認為巴菲特投資光伏,預示著光伏低迷期將見底。

      這些全錯了!

      在這里我先澄清一下,我很看好光伏產業的前景,并以深層次介入這個行業。我也相信光伏產業就要走出低迷期,最遠到2014年初就能走出來。2013年7月份就會有好轉的跡象。

      但是我要說,認為光伏產業低迷期見底,或者相信會觸底反彈的人全錯了,錯的離譜!

      游資錯了,這時候跟著巴菲特買進光伏概念股,必賠無疑!

      財經分析師錯了,巴菲特投資的光伏與你經驗中的光伏完全不一樣!

      業界接受采訪的人錯了,如果你真相信光伏產業會觸底反彈的話,你必將很快被淘汰出局!

      游資的錯值得同情,因為沒有人講給他光伏是怎么回事。

      財經分析師的錯可以原諒,因為他還不太懂這個產業,不太能理解當前光伏產業的變局。

      業界人士的錯無可原諒,連你都看不清楚光伏產業面臨的變局,這么多年搞光伏都白搞了。

      相信巴菲特的判斷沒有錯,對光伏產業的前途滿懷信心也沒有錯,但必須看到問題的本質。巴菲特投資的是電站,而不是制造業。

      光伏產業不會觸底反彈,只會浴火重生。

      為什么?因為光伏產業從一開始,發展模式就錯了,錯就錯在供應鏈主體上邊。

      當我第一次提出供應鏈主體錯誤的時候,有人認為我說的應該是產業鏈。我告訴他,如果你把我說的供應鏈當成產業鏈來理解,你還會錯,還會說錯話,走錯路。產業鏈沒有主體,只有分工;供應鏈有主體,有導向。主題錯了,導向就會歪,產業就要面臨致命性的危機。

      大家看看光伏產業這幾年做成老大的都是什么企業,翻開每年國際知名行業分析機構的TOP排名,看看前十都是什么企業?

      全部都是制造企業,全部都是以制造企業的出貨量來排名。

      這就是這個產業最大的錯誤,錯的難以覺醒。

      大家看看這些制造企業賣的是什么?組件。晶硅組件也好,薄膜組件也好,都是組件。

      好吧,組件是你的產品,我是太陽能的使用者,我買一個組件回家,裝在我的屋頂讓他發出電來,可以嗎?顯然不行,組件能發電,但是我用不了,我還得找集成商給我做成系統,這樣才能使用組件發的電。

      從這種意義上來看,組件并不是面對消費市場的完整產品,不過是部件而已。而事實也正是如此?墒撬麄兙尤蛔龃罅。

      這就像是做電視整機的企業沒做大,沒有知名的品牌,做顯像管的企業做成了世界首富;就像做電腦整機的企業沒做大,沒有知名品牌,做主板的企業做得無限大。

      可是,誰給系統集成商排過名?你能列舉出世界排名前十的系統集成商嗎?也許你能,我承認,你是資深業界人士。但是不太資深的業內人士或業外人士能嗎?但是你告訴我,他們的資產與組件企業能匹敵嗎?

      這就是行業歧途,完全走入了歧途。

      本來供應鏈的主體應該是系統集成商,市場應該由系統集成商來導向,顯示現在卻由組件制造企業來導向,這就是歧途,這就是產業浩劫的宿命。

      這種產業畸形是怎么形成的呢?

      第一,市場導向問題。當德國第一個推出上網電價法的時候,市場一下子被打開了,接著歐洲其他國家相繼效仿,市場需求空前旺盛,一發而不可收。那時候產品供應嚴重不足,從業早的人都知道那時候的情形。這就是為什么尚德、英利等企業當時能快速爆發,創造財富神話的原因。

      市場需求陡然降臨,而且一下子就形成了一個“需求空穴”,強大的市場引力以貪婪的姿態刺激制造業毫無理性的勃起。電池制造企業需要到多晶硅原料供應商那里去排隊搶貨,以滿足下游市場的需求。這就是輿論所說的“擁硅為王”時代。

      在這種情況下,電池和組件制造企業沒有理由不做大。

      第二,產業成熟度問題。既然市場需求那么強大,為什么當時沒有出現實力強大的系統集成商呢?這就牽涉到產業成熟度的問題。這里面有兩個問題,一是當時是賣方市場,越往產業鏈上游,貨源越稀缺,對市場的主動性越強,下游系統集成商沒法對市場沒有控制力;而是,在當時強大的市場需求引力作用下,資本家們首先很敏感的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利潤。于是,他們紛紛帶著資金去拿項目。所謂的系統集成商只是項目“包工頭”而已。不具備真正的系統集成商所應該具備的核心價值,所以承擔不起持續發展的使命。

      一個產業的成熟度包含了技術水平的成熟和商業模式的成熟。光伏產業至今在這兩個方面都還不成熟。

      總結一下:在強大的市場需求推動下,制造商占據了供應鏈的主動權,系統集成商擔當不起市場重任。這種錯位的供應鏈導致了制造企業對市場判斷產生盲點,產能擴張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也就導致了危機發生的必然性。

      光伏產業進入戰略調整期

      許多人都在討論光伏產業進入嚴冬,與光伏產業存在利益沖突、反對光伏產業的人詛咒光伏產業死亡;支持光伏產業的人和光伏產業界的人已經財經分析師在期待光伏產業觸底反彈,出現新的發展機會;還有一些比較理性的人預計,光伏產業一定會走出困境,但不會像以前那樣出現爆發式增長。

      看到這些言論,我不以為然。在看到別人談論未來的時候,總是籠統地說光伏產業如何如何。這個提法太籠統。這些人口中的“光伏”概念多半指的是晶硅電池制造業。晶硅電池制造業就是光伏產業嗎?顯然有點以偏概全。并且在現有商業模式下,光伏制造企業絕對出現復蘇的一天。

      商業模式出了問題,必須進行調整。這是一種免疫式的市場自發調整。

      12月1日,貴州電視臺由龍永圖做嘉賓主持的《論道》節目播出了一期題為“光伏謀變”的節目,邀請我做特別觀察員,在節目中,我首次提出了光伏產業進入“戰略調整期”這個概念。

      有相當一部分人把光伏產業低迷歸罪于歐美雙反,這是相當膚淺的一種認識。我認為,不管有沒有歐美雙反,光伏產業都會步入戰略調整期。只不過有了雙反進入調整期節奏加快了。這是光伏產業的宿命。原因就是供應鏈主體的錯位,這個前面已經講過了。

      那么,怎么調整?

      第一,必須要在科技上有所突破。制約光伏發展的問題是成本問題,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成本已經下降了很多,但是還不夠,還要繼續下降,降到人人都能用得起。而要解決成本問題,關鍵要依靠科技創新,而不是某些人說的擠壓利潤空間。

      第二,必須要拓寬應用領域。不要把太陽能電力與常規電力進行類比。太陽能有極大的優越性,除了建設電站用于規模應用外,還可以做到許多便攜式民用產品上。這一點,火電、水電都做不到,風電也做不到,太陽能隨便都能做到。只要拓寬思路,應用領域應當是很寬廣的。

      第三,必須實現產業分化。光伏產業低迷的特征是制造業的低迷,不要順著這條思路期盼復蘇,這不是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單純的制造企業如果沿著老路發展不但不會復蘇,而且必死無疑。制造業要死,必須死,死了光伏產業才有出路。

      現在就是選擇死法的問題。死法有二:一是向系統集成轉型,但是轉型后的系統集成商不僅僅是拿項目,而是必須要具備極強的系統創新設計能力,有能力開發多層次的光伏應用形式和應用產品,如果沿襲前幾年系統集成商路子則死路一條;二是退向“代工”,據說超日太陽最近就走了這條路,但走這條路必須還要涉足裝備的研發和制造,否則必餓死。

      第四,要大面積進行兼并重組。這是10多年前的石油企業面對亞洲市場需求萎縮采取的戰略。當時石油企業的兼并重組影響到世界各國的政治、經濟格局,甚至區域安全。今天光伏產業的兼并重組同樣意義重大,必然會影響各國今后數十年發展模式的戰略選擇,決定今后數十年的經濟發展速度。經濟發展模式選擇錯誤,必然掣肘經濟發展速度。不要等失去機會落后了再去追趕。當年?松兔梨谀敲创蟮膬蓚巨型公司都能合并,光伏行業還有誰跟誰不能合并的。

      2013年是光伏產業的兼并重組年,必然會迎來兼并重組潮。重組必須要趁早,誰早動手,誰在全球市場分得的份額多,后下手遭殃。

      光伏產業已經進入了調整期,不要悲觀,也不要樂觀,更不要觀望。機會是等不來的,這次產業低谷跟2008年金融海嘯有著本質的區別。有人以上次低谷為例提出光伏產業兩年的周期率的說法是極端錯誤的。上次是外因導致,這次是內在問題的集中爆發,企業家必須要調整,積極應戰。才能安然度過調整期,迎來再次發展機會。

      展望一下:調整后的光伏產業將由一批具有光伏應用形式開發能力和應用產品設計能力的綜合型系統集成商瓜分市場、承擔風險,一批具備裝備研發和產品設計能力的制造企業為其提供各類部件,小型制造企業仍有存在的意義,只不過要淪為大型部件供應企業的加工廠。光伏產業將被重新定義。

      上一篇: 視頻:全球電池網專訪參展名企“北京七星華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自動化分公司” 下一篇:  沒有了
      版權聲明:全球電池網轉載作品均注明出處,本網未注明出處和轉載的,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 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權,或有其他諸如版權、肖像權、知識產權等方面的傷害,并非本網故意為之,在接到相關權利人通知后將立即加以更正。
      評論表單加載中...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本文共有 條評論
      >>